首页联系我们
点赞(0)
评论(0)
上一篇
下一篇
赵记说事儿丨那么多父母告子女的,到底谁的错?
源稿:澳门葡京赌场-澳门葡京赌场网址官网平台注册日报 发布时间:2018年02月09日 09:04:43 编辑:柳寒曦
(0)

本网讯(记者 赵云 通讯员 郭军标)赡养父母,是子女应尽的义务。然而,因为赡养费纠纷,父母将子女告上法庭的,却不是个案。

记者统计了市人民法院近3年来审理的案件数量,2015年为13起,2016年为6起,2017年为5起。这些案件的发生,真的全是因为子女不孝吗?

timg.jpg

九旬夫妻告子女 主张的赡养费一分也不肯少

去年7月,一对老夫妻将三个子女告上了法庭,要求三人支付赡养费。

这对老夫妻,丈夫92岁,妻子89岁,他们起诉的三个子女,分别为次子、长女和次女。长子已亡故,因此未起诉。

老夫妻称,他们年老以来,生活开销均由两女儿和孙子负担,次子不仅不负担赡养费,甚至要求他们搬出他们所有的房屋。鉴于两人年事已高,行动不便,生活起居需要人照顾,且经常生病,要求按照我省农村常住居民人均生活消费支出标准,每个子女每年支付给他们11572.6元,直至他们过世。当然,这笔费用,不包括重大生活、医疗费用。

开庭时,这对老夫妻和三个子女都到庭了。夫妻俩坐在原告席上,一个劲地指责次子,说话时中气十足。

对于父母的诉求,两个女儿都没有异议,同意支付赡养费。次子却面露难色,他说,他条件也不好,平时提供给父母粮食和钱,能保证他们的基本生活。父母在村里享有补贴,两人加起来有7000多元,他愿意尽赡养义务,每年给父母6000元的赡养费。

两个女儿当庭说,父母的生活开支较大,她们隔段时间就要给他们买昂贵的补品。

见老人的次子愿意尽赡养义务,承办法官组织双方调解。法官劝老人,次子条件也不好,希望他们能接受次子的意见。夫妻俩却坚持诉求,一分钱也不肯少。

老人的次子无奈地告诉法官,他从小和父母不投缘,父母对他并不是很好。

调解未成功,法院最终对此案作出判决。法院认为,老夫妻俩的主张未违反相关法律规定,予以准许。次子辩称父母从村里领取的补贴应在赡养费中扣除,法院认为,支付赡养费是子女的法定义务,并不因父母从其他途径获得相关款项而减少其支付的赡养费。

法院支持了老夫妻俩的诉求,判决三个子女每人每年支付赡养费11572.6元。

timg (1).jpg


一年前母亲告儿子 一年后儿子告母亲

日前,市人民法院审理了一起不当得利案件,对簿公堂的,竟是一对母子。这次,是儿子告母亲,因为母亲拿走了儿子的征地款。而在一年多前,母亲就曾把儿子告上法庭,要求儿子支付赡养费。

李凤菊(化名)年逾七旬,有两个儿子和一个女儿。李阿婆和大儿子陈国福(化名)处得并不愉快。

去年5月,李阿婆将三个子女诉至法院,要求他们支付赡养费。法院审理过程中,李阿婆撤回了对二儿子和女儿的起诉,但未对陈国福撤诉。

李阿婆说,她无经济来源,长期以打零工为生;其和二儿子共同租房生活,且现年事已高,基本丧失劳动能力,无经济来源。

她要求,陈国福支付其60周岁后至2016年5月的赡养费12万余元、医药费1万元,今后每月支付赡养费800元。

庭审时,母子俩都出庭了,李阿婆穿着端庄,看起来很干练。母子俩互数对方的不是。

法官组织双方调解。法官说,赡养费是供实际生活支出用的,不是欠款,之前十多年,李阿婆能维持生活,且无欠款,因此之前的赡养费主张较难支持。法官还说,李阿婆有多个子女,其实际赡养费要子女们平分。

最后,李阿婆和陈国福达成了协议:陈国福于2016年7月15日起,每月支付李阿婆500元赡养费,直至李阿婆过世。

此案虽然调解成功了,但母子俩的矛盾还没有彻底解决。去年11月17日,陈国福一纸诉状,将李阿婆告上了法院。

陈国福称,村里发集体经济分配所有的土地征用款,他的份额为1万元。去年9月,李阿婆向村委会冒领了这笔钱,之后她向村委会归还了5000元。剩下的5000元,李阿婆怎么也不肯拿出来。

陈国福认为,李阿婆的行为是不当得利,要求其返还5000元,并支付自起诉之日到实际履行日的利息。

承办法官劝陈国福,其实不用打官司,李阿婆拿走的5000元,可以在赡养费中扣除。陈国福不肯撤诉,他说,赡养费和这笔钱是两码事。

庭审时,陈国福和李阿婆都来了,陈国福的女儿作为陈国福的委托代理人,也坐在了原告席上。

李阿婆说,陈国福是她带大的,她供他吃穿,供他读书,因此分配给他的5000元应为她所有。

庭审中,陈国福的女儿情绪激动,痛哭时手指都发抖了。她说,父亲也很不容易,他自己的生活也较难维持,奶奶领走这5000元,算什么?她还说,因为奶奶和父亲的矛盾,父亲和母亲的关系也不好了。

法官组织双方调解,但李阿婆和陈国福均不让步。

不久前,市人民法院对此案作出判决。法院认为,父母对子女的抚养教育义务系其法定义务,并不能因此合法取得子女的财产权利,所以对李阿婆的辩称未予以采纳。

法院支持了陈国福的诉请,判决李阿婆于判决生效后10日内返还给陈国福5000元,并支付相关利息。

判决后,李阿婆给承办法官打来电话说,她实在拿不出这5000元。此时,陈国福已有几个月未向李阿婆支付赡养费了。法官建议她,这5000元可以在赡养费中慢慢抵扣。


法官有话说 〉〉

大多数赡养费案件 源于父母的偏心

市人民法院民一庭副庭长陈泳滨说,赡养费纠纷案件中,绝大多数是发生在原告父母有两个以上子女的情况下。这些家庭中,父母往往偏心于某个子女,导致其他子女心理不平衡,对父母有怨言,因此不愿意支付赡养费。而目前在我市,很少会出现老人生活不济的情况。

在我市,父母有一对子女的情况下,一般财产都是给儿子,相对的,赡养义务都是由儿子来承担。但也有父母状告嫁出去的女儿,要求其支付赡养费的案子。遇到这种情况,法院也是支持父母的合法诉求的。

陈泳滨称,虽然要求子女支付赡养费是父母的权利,但不提倡他们因此和子女打官司。尽管官司能打赢,但和子女的隔阂将越来越大,并会影响和孙子一辈的关系。对于父母而言,在子女之间,尽量做到一碗水端平,以免造成子女间的矛盾。对于子女而言,父母虽然有不对的地方,有时候还是要迁就他们,不要将关系弄得太僵。


关于赡养费的问答 〉〉

●没有经济收入的已嫁女儿有无赡养义务?

浙江法锤律师事务所卢岳律师:出嫁女儿本人没有收入,这不能作为拒绝履行赡养老年父母义务的理由。因为她们从事的家务劳动与丈夫谋取生活资料的劳动具有同等价值,其丈夫劳动所得的收入属夫妻共同财产,夫妻双方对夫妻共同财产有平等的处分权,可从夫妻共同财产中支付赡养费。

●赡养父母能不能以“分家析产”为条件?

卢岳律师:子女赡养父母是法定义务,不受父母有无财产、是否分过家以及分家是否公平的影响。

●子女怎样分担赡养扶助义务?

卢岳律师:父母有多个子女的,应当共同承担赡养扶助父母的义务;每个子女承担义务的多少,应当根据各个子女的生活、经济条件进行协商。子女不能以父母对其年幼时的关心、疼爱程度或者结婚时资助的多少作为砝码来衡量赡养扶助义务的多少。

至于赡养扶助父母的方式,可视具体情况而定,对于不在父母身边的子女,可定期支付一定数额的赡养费;与父母共同生活的子女还应当经常关心、照料父母的生活;当父母由于生病,生活不能自理时,子女除应分担为其治病所需的医药费、手术费、住院费等外,还应承担照顾、护理父母的义务。

●儿子(女儿)去世后,儿媳(女婿)是否有赡养公婆(岳父母)的义务?

卢岳律师:儿媳(女婿)与公婆(岳父母)的关系是因婚姻而成立的姻亲关系。儿子(女儿)去世后,因儿子(女儿)与媳妇(女婿)的婚姻关系消灭而使得儿媳(女婿)与公婆(岳父母)的姻亲关系亦不复存在。

儿媳(女婿)是否承担赡养公婆(岳父母)的义务,我国法律未作明确规定。因此,不能强令儿媳(女婿)承担此项义务。


规划好老年生活 放手孩子的事

不久前,记者在一养老院里遇到这样一位老人。她有两个儿子,退休几年后,她和老伴觉得买菜做饭麻烦,主动搬进了养老院。

对于他们的做法,两个儿子都非常反对。但她和老伴很坚持,他们觉得,儿子们有自己的生活和难处,他们应该尽量少麻烦儿子们。尽管他们也深感,没有儿子们在身边照顾,有时候确实很难。

这位老人的做法,是令人敬佩的。她规划好了自己的老年生活,对儿子们的事选择放手。她的家庭,肯定是非常和睦的。

一个家庭的和睦快乐,在一定程度上取决于父母。对于有几个子女的家庭,父母能一碗水端平,既是权威,又是榜样。不偏爱这个,不疏远那个,处事公平,父母自然会获得子女们的尊敬和爱戴。父母年迈后,子女们也自然会好好孝敬他们。

然而,一些父母却无法做到一碗水端平。对一个宠爱有加,对另一个视而不见,正是这种厚此薄彼的做法,让另一个产生反感,才造成了不养老的局面。父母工作了一辈子,一般都会有财产。有失偏颇的父母,在财产的分配上也会有差距,这会导致子女的不服气和怨恨,也会给子女之间带来矛盾。

这些赡养费纠纷案件中,被父母追着索要赡养费的,往往都是平时被父母疏远的子女。对于自己偏爱的子女,父母也往往不在乎对方每月给多少赡养费。

所有这些,也正是基于父母对子女管得太多了:对疏远的子女,要求太多;对偏爱的孩子,操心太多。儿孙自有儿孙福,对于子女,父母应该尽早放手,做理性老人。对于养老,父母应未雨绸缪,提早规划(包括基本生活保障、医疗费用等),努力让自己过一个幸福的晚年。



推荐文章
相关新闻